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社会进步的标尺

2019-03-06 19:39:26

春节前后,缅甸一游。赶着这时候去,是因为媒体上近年来沸沸扬扬地说缅甸搞改革开放了,而且力道猛的惊人,步伐大的炫目。遥想中国当年,也曾有过一段美好时光。几年不见,面貌焕然一新,历史遗存扫荡一空。唯恐过几年再去,缅甸变成山寨版新加坡,就没什么可看的了。

缅甸街头,跑的都是日本和韩国的二手车,而且多刷成白色,居然开始有点堵车了。当地人说,仅仅两年前,由于长达二十多年的世界制裁,街头车辆不仅数量稀少,而且主要是二三十年车龄的老爷车。大城小镇,商业繁荣,以地摊小铺为主,人声鼎沸。总体感觉,缅甸有点中国八十年代的景象,整个社会动起来了。好在开放时间不长,还看不到什么新奇高耸的玻璃水泥建筑,无论城市乡村还是文物古迹,基本保持原貌,

社会进步的标尺

整个国家就像一个巨大的历史博物馆。二战结束时,缅甸的人均GDP是746美元,去年是736美元。时间在这里停滞了。百姓之苦竟成了游人之福。旅店家家爆满,飞机一票难求,缅甸已成为的世界旅游目的地和投资热点。

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的军政府统治,使得缅甸百姓对统治者的改革承诺不敢轻信。尽管开放了党禁报禁,也承诺了不再乱杀乱捕,但在仰光街头谈论政治仍然是个要冒风险的事情,昂山素季仍然是个不能大声说出的名字。虽然难得看到警察或军人的身影,但百姓们的言谈举止间仍能看出紧张警惕的神色。乍暖还寒,坚冰融化非一日之功,缅甸的改革开放还在初的酝酿阶段,各派势力还在激烈的争斗之中。

以我比较熟悉的互联服务为例,很可以看出缅甸目前处于何种发展阶段。从2000年开始,缅甸引入了互联服务。今天缅甸共有40万互联用户,占总人口的百分之零点六,大概是中国1998年的水平。络用户基本上是青年学生,集中在仰光和曼德勒这两个缅甸城市中,两个城市之外的络用户还不到一万人。在家里上仍然是个昂贵的事情,基本开通费就要600多美元,不是升斗小民可以问津的。所以,街头巷尾,吧林立,成为民的主要上场所。无线上在大城市的涉外旅馆中成为基本服务,而且免费,这和传说中的一进缅甸就会掉入通讯黑洞很不一样。以我个人的体验,真正的通讯黑洞是古巴,朝鲜和伊朗,去那些地方旅游真要有与世隔绝的心理准备。

Facebook是缅甸民访问多的站,而且从来没有被禁过。直到两年前,被禁的站是像CNN和BBC这样的外国站以及像DVB(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缅甸民主之声)这样的海外反对派站。现在,当然全都开放了,甚至政府部门也开始利用互联发布政策声明和亲民举措。但是,正在国家议会审议中的缅甸电信法草案中还是列有诸多限制性和惩罚性条款,与改革开放的既定国策相违。例如,通过络“破坏社区安定与和平”要判刑年,“发布或传播不雅或不利言论”要坐多三年的班房。据说,这个法案有可能不被通过,至少要删除上述类似条款,否则不利于整个国家的发展与进步,不利于引进先进技术和资金。

随着互联业的发展,络服务的普及度和相关政策法规的开放度正成为衡量一个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的可靠标尺之一。例如,一个国家的人均GDP水平与互联普及度高度相关,发达国家络普及度在百分之六十以上,新兴发展中国家在百分之三十到四十之间,欠发达国家在百分之二十以下。互联正成为世界信息传播和互动的主渠道,高效,高速,廉价。信息引发思考,思考创造机会,机会引发变化,变化带来发展。对互联的开放度越高,社会进步的动力越大。虽然缅甸名列世界不发达的二十几个国家之一,互联普及度极低,但只要能够坚持刚刚开始实行的改革开放政策,坚持对互联的开放立场,络普及度一定会大幅提升。相对于其他基础设施体系(例如公路,机场,电力)而言,络体系建设相对快捷便宜。投入少,见效快,后发先至,以普及互联带动整个社会发展是一条比较现实的道路。

相反是例子是伊朗。本来伊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是中亚地区发展的国家,已经具备了相当的现代化基础。但近几十年闭关锁国,极力压制互联的发展。以伊朗的国家实力和基础,建立和运营一个高速低价的互联体系并不困难,但现实却是在伊朗上既慢且贵,更要命的是基本不能与世界互联互通,成了一个局域。信息阻滞妨碍了思考,思想单一遏制了机会,机会缺乏阻止了变化,没有变化就无所谓发展。这种恶性循环造成伊朗综合国力的急剧衰落,如果不靠天赐石油资源,伊朗很难长期维持现状。

缅甸是中国邻邦,几个月后中国在缅甸兴建的输油管道将开始运营。无论是对风光文化感兴趣,还是对投资兴业有思考,有能力者都不妨把缅甸纳入自己的出访计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