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华能第二个碳捕获项目上海开建

2018-11-02 12:30:32

华能第二个碳捕获项目上海开建

近日,华能石洞口第二电厂碳捕获项目在上海开工,预计今年年底建成,年捕获二氧化碳10万吨。

石洞口项目负责人、西安热工研究所有限公司总工程师许世森告诉,目前正在建设的石洞口项目总投资1.5亿元,只捕获不封存。这是华能碳捕获的第二个项目——个项目位于北京高碑店,奥运前已建成,年捕获3000吨二氧化碳。

由于碳捕获技术仍然不成熟,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副主席吕学都对华能石洞口项目的评价是,即使年捕获10万吨,也只是个试验。

盈利模式还不清晰

与吕学都不同,许世森对碳捕获的未来很乐观。

华能高碑店项目也是由西安热工研究所有限公司承担。许世森介绍说,华能高碑店燃煤电厂配套碳捕获装置,已经顺利运行一年多,可以算得上世界上运行时间长的燃煤电厂二氧化碳捕获装置。

“项目捕获而得的二氧化碳能够达到食品级的标准,在销售给中间商后,获得了双倍利润。”许说,目前北京对二氧化碳的市场需求量是6万吨,因此高碑店燃煤电厂所捕获的二氧化碳很容易就能被市场消化。

截至2009年春节,高碑店二氧化碳捕获系统运行稳定,销售食品级二氧化碳已超过800万吨。

此外,许世森介绍说,石洞口项目和高碑店项目均采用燃烧后二氧化碳捕获,对于原来的电厂没有改变任何部分,仅仅是增加了一个捕获装置。

“石洞口项目,我们认为会运转得比较好的,捕获率应该会在80%以上,二氧化碳纯度会在99.6%以上。”许说。

此外,石洞口第二电厂收集的二氧化碳仍然将沿用高碑店模式,加以工业利用——目前市场上,食品级CO2的市场价格约为1200元/吨。

但这个工业二氧化碳市场仍然偏小,据悉,目前全球二氧化碳工业利用量大约是每年1亿至1.5亿吨。中国则更小。

而根据7月28日绿色和平发布的《中国发电企业气候影响排名》,十大发电集团2008年排放的二氧化碳就达14亿吨。

此外,许也承认,碳捕获本身都非常耗能,因为要在现有的装置上增加设备,都是要增加负担的,捕获二氧化碳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既然要遏制全球变暖,也要付出代价。”许说。

高碑店电厂在运营上或许有所盈利,但在碳减排方面,它却没有达到应有的功能。

许世森给算了一笔账:“发电厂做这样的项目,发电成本起码要提高20%-30%,比如说原来发1度电可能要角,现在就要提高20%-30%的价格。能耗方面,如果电厂要收集二氧化碳,我们算过,发电效率要降低个百分点,这么能耗对发电的影响是很大的,所以说,减排二氧化碳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石洞口二厂也只是一年收集10万吨二氧化碳,也不是全电厂收集。”

另外,高碑店电厂把捕集的二氧化碳卖掉,并没有封存,也不能算作减排。

资本超前觊觎

虽然,碳捕获和封存技术仍在实验阶段,但各国资本看好年底哥本哈根气候谈判的未来,资本已经开始觊觎这个产业。

早在美国人之前,欧洲的挪威、英国以及澳大利亚已经频频与中国科研机构开展合作研究。而澳大利亚的研究机构甚至在许世森所在西安热工研究所有限公司之前与华能接触,希望能承担项目。

在中国,西安热工研究所有限公司本身也是华能集团控股,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电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参股的公司。

其开发的燃煤电厂烟气CO2捕集与处理技术,已经申请国家发明专利。该方法采用化学吸收法进行CO2的捕集。在低温条件下用化学溶剂吸收烟气中的CO2;溶液加热时,CO2从化学溶剂中解析出来,得到高浓度的CO2,溶液循环使用。

面对这块巨大市场,有着五大电力集团背景的西安热工研究所有限公司并不会轻易拱手让与外国资本。

英国伦敦理工大学教授吉宾斯.琼是碳捕获和封存技术的专家,他告诉,目前有三种主要二氧化碳捕获工艺,即后燃烧捕获、预燃烧捕获和含氧燃料燃烧捕获工艺。

但这些技术都很贵,吉宾斯.琼教授说:“首先为了能够捕获二氧化碳,你需要更多的燃料,在发电厂燃料当然占更多的成本,另外对于发电厂的投资的成本,资本也要增加了,因为产出的电力减少了,第二个必须增进额外的设备来捕获二氧化碳,所以增加的不仅仅是投资成本,还有运营成本。”

但许世森透露,科技部、发改委都很支持这个碳捕获的工作,可能随后会有资金方面的支持。

(邓丽)

关键词:

华能集团

,碳捕获项目

铃铛饰品
饺子机
苹果树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