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戏

ST中源前董事长何平职务侵占案22日庭审

来源: 作者: 2019-04-09 12:43:44

ST中源前董事长何平职务侵占案22日庭审

在ST中源于2010年1月21日公布前董事长何平涉嫌职务侵占被依法批捕1年后,该案今年1月22日上午在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开庭,庭审大概于当天20时40分结束,持续10个小时。

审判长并未当庭宣布“择期宣判”,但对辩方提出的5项申请表示关注。对此,该案被告之一何平的辩护律师高子程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或许预示着延期宣判。”

争议职务侵占

原定于2010年9月开庭的ST中源高管职务侵占案因故被推迟到了今年1月22日,令备受关注的该案更显神秘。

案件的起源要追溯至2009年10月,ST中源向天津经侦总队举报,4名被告人何平、叶新、高鹏德、柴新宇在担负ST中源旗下子公司中源协和干细胞基因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中源协和”)高管期间,违反公司高管发放绩效工资的相关规定,涉嫌职务侵占。其中,何平涉案金额87.19万元,高鹏德、叶新、柴新宇三人人均涉案金额66.4万元。

2010年1月19日,中源协和接到天津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总队有关函,称公司前任董事长何平在担负中源协和董事长兼总裁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涉嫌职务侵占,已对其依法批捕。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高管发放绩效奖金是否构成犯罪。辩方认为,2008年两次总裁办公会,是对公司在2004年董事会通过的薪酬管理办法的细化和落实。

这两次总裁办公会过程是:2008年2月19日,月度绩效奖金发放标准的草稿提交总裁办公会,但没有被通过,2008年4月11日,第二次总裁办公会上才取得通过。

但本案被害人代表的大成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律师庞世耀在法庭上指出,笔月度绩效奖金在2月15日就发了,而这时候上述草稿还没有提交。另外,中源协和高管的2008年年终绩效奖已合计发了395万元,在领到这笔钱之后,被告又领取了每月绩效奖,相当于两次领取绩效奖金,是不合理的。

而在拿到的何平辩护词中条就对指控予以否认:“(中源协和)向何平发放的绩效工资金额,远远低于根据公司董事会决议及薪酬管理制度何平应领取金额,因此,其未侵犯中源协和财产所有权。”

另一争辩焦点是,辩方提出,为什么与上述高管一同签署《关于月度绩效工资发放标准的请示》的方健没有一同论罪?

4名被告在庭上坚称,该方案是方健提出,经过何平同意,由叶新等负责起草。查阅了辩方提供的案卷材料,发现方健不仅是本案的证人之一,也是天津经侦队在2010年4月份“采取强制措施进行侦察”的对象之一,当时肯定的涉案金额为67.76万元。

在中源协和的官方站上查得,方健为中源协和常务副总裁,而他的另外一重身份是天津市人大代表、九三学社天津市和平区委主任委员、和平区政协副主席,高子程表示:“逮捕人大代表需要同级人大常委会许可,但天津市人大认为,方健证据不足。”对高子程的说法,本报并未得到有关方面确认。

在庭审时,四名被告除高鹏德当庭认罪外,其余三名被告均不认罪,也不承认认罪笔录,据高子程说:“这四人的认罪笔录,用词一致,连错别字都如出一辙。”但在卷宗里并没有找到4人的认罪笔录。

尽管高鹏德认罪,但其辩护律师照旧为高作无罪辩护,认为高鹏德的行动不构成犯罪,由于其没有主观故意。而庞世耀则认为,其经过相干的高管培训,客观上可以推断出其具有主观故意。

据悉,庭审中辩方律师提出了5项申请,包括三项与案件相干的会计审计申请,要求方健出庭作证,和要求公诉方提供缺失的笔录。

审判长对上述申请表示关注,没有说择期宣判,因此本次庭审尚未出确定结果。

隐藏背后的利益纠葛

虽然涉案金额仅为几百万,但案件背后牵扯到了ST中源在ST望春花时期的实际控制人李德福与何平之间对一个公司控制权的纷争(详情请见本报2010年10月19日《ST中源:高管职务侵占案隐藏股权争取玄机》一文),两人之前曾为南开大学校友,有十几年的私人关系,何平此前出任ST中源董事长也是受李德福之邀。

据何平等人家属此前向本报介绍,2009年上半年,以何平为董事长的中源协和高管层看好基因检测市场,拟投资一家专门从事基因检测的公司,李德福表示支持,但考虑到前景不明,仅用其实际控制的ST中源的协和滨海基因工程有限公司持股35%。另外一家股东南京微宇基因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微宇”)则以基因工程专利技术入股持有30%股分,其余资金,何平等高管在公司做了宣扬,有17位对该项目有兴趣的人员自由参股,合计持股35%。

而该公司在成立后不久,效益就非常好。业内人士也认为,基因检测是前瞻性的技术,将引发医药业的大革命并带来巨大的市场商机。由于未能对该公司进行控股,这也引起了李德福的担忧。

据知情人士称,当初举报何平职务侵占时,还包括其转移公司资产的指控,后由于证据不足未能立案。

被害人中源协和提供的资料显示,南京微宇是2008年8月何平在南京成立的,并以其为大股东并控制的公司。“在南京微宇,何平通过其同学和朋友个人持股20%,其他股权由他控制的柴新宇(8%)、叶新(8%)、高鹏德(8%)等若干人的亲属持有。”

该公司的出资是中源协和开发的“检测糖尿病易感性的基因组合、引物、探针和用处”专利。除拿走专利,中源协和的16名核心管理和技术人员也全部被转到何平控制的天津滨海协和公司中任职。中源协和认为,这种行动等同于掏空上市公司。

根据本报此前从天津市工商局调取的基因检测公司详档,在2009年11月20日公司进行了一次股权登记变更。原股东中源协和的17名中高层以原价将所持股份转让给了ST中源子公司中源协和,而技术入股的南京微宇则是以0元的价格将股分转给了中源协和。

为此高子程表示“是受逼迫的……这类侦察行为公然对抗两高一部关于严禁公安机关参与经济纠纷的禁止性规定”。而被害人一方则认为公安部门对非法取得的股权进行追赃是合法的。

本案的主要罪名是职务侵占而非资产、股权转移,但公诉方有四名被告认罪的笔录,辩解方则认为上述股权转让以及认罪笔录都是引诱的结果。

这场“老同学”之间的战争,从交手回合双方就卯足气力较劲。

排卵期出血经量少吃什么药
排卵期出血是什么颜色
排卵期出血是什么原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