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戏

和100手機創始人徐國祥聊天拒絕腦殘粉歡

来源: 作者: 2019-05-02 08:00:31

初見100+創始人徐國祥,是在東三環的千禧大酒店。

在27层的高楼,北京的阳光和雾霾一起透过玻璃照耀在行政酒廊,徐国祥打开了100+,给我演示这款新的拍照去雾霾功能。

徐国祥不像个生意人,向后的发髻线和颇有太极风的面相,让他更像个艺术家。他的作品是100+V6。

前几个月我是产品经理。徐国祥说,这几个月我是市场经理。是骡子是马,是时候拉出来遛遛了。

100+V64月16日在北京正式发布,今天(5月5日)开始预约。

当天,爱奇艺CEO龚宇、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和徐国祥一起出现在V6发布会,宣布V6首发。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业内站台。用徐国祥的话说,这是100+与爱奇艺、百度联合推出的一款新,一次软硬结合的深度合作。

3方的关系是,百度曾在去年战略投资100+,百度云ROM 深度植入100+,打造其软硬一体的生态系统。爱奇艺则是继续实施其iQIYI inside战略,在智能终端提供其视频内容,同为百度系成员,爱奇艺和100+的合作水到渠成。

能拿到百度的战略投资,并拉上爱奇艺共同首发,这其实只是徐国祥擅长合纵连横的商业策略缩影。

徐国祥曾经在华为终端、酷派等厂商担负过高管。2006年创业开始做产业链的整合,提供上交易平台,让厂商与广布在三四线城市的独立店铺直接对接。相比厂商向苏宁、国美等大型IT连锁企业的大额直供,徐国祥称之为小额直供模式。

在历经了数年的资源与技术积累后,100+的业务开始逐渐向消费类扩大,先后与迅雷等多家企业成功合作过定制。

100+V6可能是iPhone以后的。徐国祥丝毫不掩饰他对自己作品的爱好。设计融入了东方美学元素,握感很舒服,超清晰的视频显示,搭载全球真8核处理器。

在体验时有一个细节印象深刻,自拍的时候通过单手划动背部便可以拍照。平常用iPhone自拍时需要去主界面点击拍照按钮,也许其他可能也有这背部控制功能,但我没注意到。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在北京聊的内容其实不多,于是双方约好五一期间在100+公司深圳总部进行更详细的聊天,以上的信息是徐国祥和100+公司的基本信息,深圳的聊天内容我进行总结之后,大体是两个话题,1是对粉丝经济的看法,一是关于他推崇的加友合伙人计划。

我们约好5月1日9点30在100+深圳总部继续聊天。徐国祥忙完北京事务后在5月1日凌晨1点多回到了深圳。

虽然有些倦意,但一提到话题时,我基本上插不进话。

徐国祥观点1:品牌不存在粉丝

与其他品类推崇粉丝和刻意制造粉丝群体不一样,徐国祥开口就表示自己不喜欢粉丝这个概念,并且他认为粉丝经济其实是没有真实存在的,品牌和用户之间的关系不可能是偶像和粉丝那样的。

站在商业领域,我认为粉丝经济是没有真实存在的,没有偶像就没有粉丝,一个品牌真正成为偶像和粉丝之间的关系是一个伪命题。苹果的用户不叫粉丝,我们可以说我们是苹果的忠实用户,但不能称之为苹果的粉丝,粉丝是崇拜和被崇拜关系,有一种高高在上与高高在下的感觉。比如我们是乔布斯的粉丝,但不认为自己是苹果的粉丝。徐国祥解释说。

那为什么苹果拥有庞大的用户市场?

粉丝是什么概念呢,是我什么都不给你,但你一样会无限付出来追逐我,就像粉丝与歌星关系一样。徐国祥举例说,如果一天苹果的产品不行了,或者我不卖你让你捐1000块给我,有多少人会给苹果呢。

徐国祥再度强调,在商业领域,粉丝经济是伪命题,是鬼话,基本上都是忽悠人的,只是用户对品牌的满意度和忠诚度有差异而已。

为什么国内厂商粉丝经济流行?

徐国祥分析说,在目前的社会转型期,很多人的价值观是扭曲的,所谓偶像是对金钱和权力的膜拜。成王败寇,只论成败,不论是非。

很多人无法分辨价值观,对成功的价值观也只以财富论。徐国祥说,互联草莽经济从低端草根用户开始,线上用户结构和线下用户结构越来越重合。早期用户占比比较大,非理性和娱乐性的比重比较多,造成了这个特有群体叫屌丝,有点像农民起义,振臂一呼,一堆乌合之众就起来了,快速扩张地盘,来的快,去的也快,终究要靠核心竞争力来维系。

为什么草根用户愿意去追捧品牌?

徐国祥认为有两个原因。

1、三低用户多。现实中得不到满足,价值观比较扭曲,认为便宜的免费的就是好,还有就是恐惧,盲目的追随,跟风。一看别人在参与为什么我不参与呢。

2、再就是虚荣和从众心理。是大众消费品,快速消费品,人为定义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概念,让大量非理性人群去追捧,偷换概念,比如发烧友,比如互联思维,这是非常脑残的逻辑,我相信提的人自己都不信,为了自己商业目的,中国30年会有很多笑话。再过3、5年,业也会是天大的笑话,都在学粉丝,其实根本不存在。

徐国祥认为,多数用户的素质都比较低,根本谈不上发烧友。只是他们对失去机会的恐惧,对占便宜的机会不放过,希望有个标签来为自己身份做标榜。

徐国祥观点二:拒绝脑残粉,欢迎合伙人

既然他本人这么不喜欢粉丝的叫法和称谓,那100+的用户叫什么?

我们不定义用户是粉丝,平空被粉丝,对大家都是悲痛。归纳为粉的品牌都是有问题的,两者之间的关系不是崇拜和被崇拜,用户也不是上帝,但用户更加不是奴仆,正常的用户和品牌关系是朋友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平等的关系。徐国祥使用了平等这个词语来形容。

为了摆脱传统买卖的交易关系,徐国祥希望100+创造一个产销合一的模式来定义品牌和用户之间的关系。

在生产环节,让用户参到研发、定义、需求、生产、营销等过程中,创造价值。

我们的供应商和合作伙伴都参与了这个环节,那用户作为产品消费者,亲自参与价值的创造,那能不能有一些新的利益形态来维系呢。

于是,徐国祥决定创造一个针对用户的新模式,加友合伙人。

随着时间推移,硬件的成本会降低,100+将采取0利润的方式,将用户获得的本钱和具有成本降到。

100+采取硬件不挣钱。但徐国祥认为,不挣钱不代表着便宜,一分钱一分货,不欢迎低端用户成为其用户。

我不需要考虑用户是谁,我只考虑到产品是不是很牛,然后以成本价给到用户。我们的32G和16G只相差100块。我们希望做出接近苹果体验的产品。徐国祥说。

硬件不挣钱,那100+怎么赚钱?

我们的盈利模式,全部寄托在的服务上。在PC上免费之后只有广告等,但在上,盈利模式会很大,我愿意以硬件成本价获得一批优良和理性的用户,而不是没有判断力的脑残用户。

他举例说,100+的未来更像是卖水,饮水机不挣钱,通过卖水挣钱,这是商业模式。

我们要和这些扭曲的粉丝模式进行切割,强烈不认可粉丝经济,用户是我的朋友,我要对得起用户,把用户作为我的合伙人。徐国祥说。

那这个用户群到底在哪里?

徐国祥表示希望购买100+的用户是有品位和有判断力的人,而不是草根用户。

我们用户是喝星巴克的用户,不是工厂区抢盒饭的人,那些人根本不是发烧友。

依照徐国祥的想法,100+V6首批只销售5万台,获取优质用户,也培养前期种子用户。

我们希望产品更多是卖给种子用户的朋友。朋友之间的价值观会接近,鼓励用户通过加友的约请机制来发展用户。摇一摇会产生购买邀请码,再分享给朋友去购买,不用抢购就可以优先购买到。邀请成功后,双方都可以参与硬件分红,用户就是我们的代言人,没有交易和销售行为,更多的是口碑,这个需要建立在产品和服务都特别好。徐国祥说。

我们把硬件的利润全部返回给用户,假定有1个亿的利润,我可以都返回用户,由于这些都是用户分享购买后带来的,我们希望构建一个合伙人体系,通过加币回馈给加友,贡献越多的人分享越多。徐国祥解释了合伙人体系的由来。

徐国祥非常自信,他认为100+V6是除iPhone之外的产品,并且认为只有1万用户,100+就可以成功。

当我有1万用户的时候我就可以成功,每个人再邀请3个就是3万,成功只是快慢的问题,而且迟早会到来。徐国祥说。

5月5日,100+V6正式开放预约。如果你对V6感兴趣,如果你想成为徐国祥理想国中的加友合伙人,可以点击查看详情。

唐山集中查处酒驾一晚查获73名酒驾人员
铁路唐山站又新增一客票代售点
5月涌现结婚潮唐山涉婚行业火

相关推荐